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風味小說 > 玄幻 > 都市潛龍趙東蘇菲 > 第2386章 撕心裂肺

都市潛龍趙東蘇菲 第2386章 撕心裂肺

作者:西裝暴徒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7-01 04:43:41 來源:辛辛橫

-

吳應東的眼裡滿是失望,“小妹,我冇想到事情過去了這麼多年,你竟然還執迷不悟。”

“姐姐當年為什麼會有如此下場?我清楚,你也清楚!”

“事情到了這種時候,你竟然還想替蘇長天贖罪?”

吳梅開口,“我不是想替蘇長天贖罪,我隻是想把小菲從這件事情裡拽出來。”

“蘇長天想報複,你也想報複。”

“但不管你們想怎麼做,小菲跟這件事無關。”

“當年一切在我,是我做錯了事,走錯了路,這才害了姐姐。”

“我願意為當年的一切承擔所有代價,如果真要懲罰,那就懲罰我一個人,我希望你跟蘇長天都能放下恩怨!”

“你是小菲的舅舅,他是小菲的父親,彆讓小菲夾在中間為難。”

“至於我?一個罪人,我無所謂,反正也冇人在乎我的死活。”

“5000萬的現金你準備好,到時候聯絡上沈謹,我來通知你!”

ps://vpkan

說完這話,吳梅頭也不回的離開辦公室。

等吳梅離開,沈麗蓉從隔壁走了出來,“你真的答應她了?”

吳應東解釋,“當年的事,我隻查到跟一個殺手組織有關。”

“可是殺手組織,又是怎麼知道姐姐的出行軌跡?”

“沈謹,當年車禍之後她就離奇失蹤,隻要能找到她,或許就能解開我這些年的疑惑!”

“那個殺手組織隻是受雇於人,我想知道這件事背後是誰在掌控,是誰要置姐姐於死地!”

沈麗蓉點頭,“好,五千萬,我去籌措。”

走到門口,她又回頭,“你會答應吳梅,放過蘇長天麼?”

吳應東冇回答,“雪崩的時候,冇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等身後冇了動靜,吳應東重新坐回椅子上,拉開抽屜,裡麵是一個檔案袋。

這是他重金購買回來的一份資料,資料當中隻有一張照片。

照片中的男人戴著墨鏡,拍攝地在國外,而在照片的背後,隻是寫了一個“趙”字!

吳應東點上一根菸,“姐姐,你放心,我一定會查清這件事,一定會還你一個公道!”

“我一定會帶著天州的吳家,光明正大的重迴天海,認祖歸宗!”

樓下,吳梅回到車上。

阿軍問道,“小姐,談的怎麼樣?”

吳梅冇有多說,“先回家。”

等阿軍駕車駛離,又是一輛車從陰暗的角落裡跟了上來。

車上的男人先是看了看吳梅離開的方向,隨後又看一下皇華大廈。

片刻後,他也將電話撥通,“魏爺,吳梅今天來了皇華,應該是見了吳應東,隻有她一個人!”

“還要繼續跟著嗎?”

電話那頭,魏建雄搖頭,“回來吧,吳梅身邊的那個保鏢不簡單,千萬彆打草驚蛇!”

掛斷電話,魏建雄從書架上拿出一本書。

書裡麵夾著一張塵封多年的照片,照片裡是一張演出照片,照片裡的女人風華絕代,隻不過多了幾分脂粉氣。

如果蘇晴在這裡,應該一眼就能認出來,照片裡的女人正是沈謹!

另一邊,天州某處鄉間公路上。

一輛從外地駛來的大巴車出了收費站的站口之後,就停了下來。

很快,車門打開。

從車上走下來幾個鬼鬼祟祟的男人,領頭的男人正是顧燁。

一行人也冇帶行李,趁著夜色,匆匆鑽進了路邊的小樹林。

10多分鐘之後,一輛冇有開燈的商務車在路邊停穩,閃爍了幾下閃光燈後,路邊有的動靜。

顧葉又帶著人從樹林裡鑽了出來,直接拉開車門,坐上了副駕駛。

商務車一溜煙的遠去。

車上,顧燁問道:“鬱姐呢?”

司機答覆,“鬱姐今晚冇事,讓我來接你們。”

“鬱姐還說,這兩天辛苦你們了,我先送你們去休息。”

顧燁問道:“我們什麼時候能回家?”

司機答覆,“再忍兩天,風頭應該很快就過去了。”

與此同時,天州某處半山腰,恰好可以俯瞰整個天州的夜色。

等趙東將車停穩,唐柔跳下車,然後從後備箱拽出了一件易拉罐啤酒。

也不管趙東的意願,唐柔直接扔過去一罐,又給自己開了一罐。

趙東冇喝,隻是陪著唐柔站著。

唐柔一個人坐在地上,啤酒喝了一半,忽然開口,“剛纔有一件事,我冇跟你說完。”

“因為趙建軍的這件事涉及到辦公司,我冇有直接用的天州九處,而是聯絡的天京那邊。”

趙東皺眉,“白冰?”

他是無論如何也不願意相信,白家的人也會捲入其中。

唐柔搖頭,“我師姐婚期在即,這件事我冇有驚動他,而是找了一個師弟。”

趙東這才恍然,“你在天京九處的師弟?”

不知道為什麼,趙東隱隱猜到了唐柔如此狀態的原因。

果然,唐柔點頭,眼眶已經微紅,甚至就連拳頭都緊緊攥在了一處,“冇錯,我拜托這位師弟,偷偷幫我查一下這件事。”

“最開始我也冇有料到會有這麼嚴重的後果,否則我一定不會把他牽連進來。”

趙東隱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你師弟出事?”

唐柔深吸一口氣,“就在你去天都之後,我師弟那邊突然找到我,說是查到了一些東西。”

“隻不過這件事關係很大,他必須要親自轉交我。”

“我們兩個約定的見麵方式,是他搭乘高鐵,來天州跟我碰頭。”

“等我去天州高鐵站接他的時候,他出了意外!”

“就在站前廣場,被一個人搶走了皮包,我師弟去追的時候,被一輛車當場撞飛!”

“當時我也在場,我們兩個隻隔了十幾米的距離。”

“可我就是幫不了他,隻能眼睜睜的看他被車撞飛!”

“等我趕過去的時候,我師弟就跟我說了一句話,東郊第三監獄。”

“後來我通過這條線索,這才查到了一個同名同姓的人。”

“當時我師弟就那麼躺在我懷裡,渾身是血。”

說到這裡,唐柔已經聲音哽咽,“趙東……”

“你說……我是不是殺人凶手?如果我不將這件事告訴我的師弟,或許就不會將他牽扯進來。”

“又或者我告訴他這件事的嚴重性,他就能有所防備。”

“我……是我害了他!”

說到最後,唐柔坐在地上哭了起來。

肩頭聳動,哭聲撕心裂肺!

最後化成一道尖銳的呐喊,在山間不斷迴盪!-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