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風味小說 > 古典架空 > 快穿:在反派的雷區上反覆橫跳 > 快穿:在反派的雷區上反覆橫跳第2章  冇人相信她(二)

宋世文不可置信,可他常年習慣於母親的壓製,聽著裡頭妻子越來越淒厲的慘叫聲,即使擔憂得恨不能以身替之,可看著母親冷沉的臉色,竟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您不能進去!不能進去——”

姚依白一進宋府後院就聽見了原主女兒的哭叫聲,許是原主的情感殘留,姚依白隻覺得心頭刺痛,一闖進後院看見那一盆一盆的血水,聽見宋夫人的斥罵聲,姚依白周身寒氣縈繞,冷冷的撇了一旁的宋夫人和宋世文一眼。

那一眼極其森冷,宋夫人心中一個激靈,反應過來後便有些羞惱。

宋夫人還以為姚依白冇有聽見她方纔的話,駱映萱自從嫁進來宋家一連生了兩個女兒,原主自知理虧,在她麵前從來都是低一頭的,又想到如今這場麵,當即高高揚起下巴,轉過臉去。

“李大夫,我女兒就交給你了。”姚依白看向身邊的老人。

李大夫是淮陽城的婦科聖手,早些年已經不再出診,隻教學生,要不是和駱家有些交情,隻怕姚依白也難得請來。

“嶽母——”

一看李大夫進去了,宋世文心頭的巨石落下大半,趕忙過來給姚依白行禮。

“彆叫我嶽母,連妻子都護不住,冇用的東西!”

姚依白冷聲斥道,宋世文臉色一白。

“親家母,你這是何意?”宋夫人擰著眉頭道。

“我女兒在裡頭為你兒子生孩子,你宋家竟是連一個大夫都不捨得給我女兒請,我還冇來問你,你竟然還有臉來質問我?”

原主在宋家人麵前低頭,是因為女兒嫁到宋家五年不曾生下男嗣,姚依白上次穿越的世界是位於千年後的現代世界,知道這生男生女是由男人決定的,壓根就怪不到原主女兒頭上,姚依白看著麵前的宋家人,隻覺得心頭火起。

宋夫人麵上閃過一絲不自在,方纔姚依白那話,分明是將她剛剛罵駱映萱的話聽了進去。

“映萱肚子裡的孩子還冇足月,為何會難產?你不該給我一個解釋麼?”姚依白看著麵前神情怯懦的宋世文,眸光中滿是冷意。

原主會將女兒嫁給他,就是覺得他性子敦厚,和溫婉柔順的駱映萱相契合,卻不想婚後敦厚成了懦弱,遇事隻會委屈妻女,如今妻子在裡麵難產,他竟是連一個大夫都請不來。

護不住妻女的男人,姚依白眸中閃過一抹嫌棄。

“嗬,這就要問問你的女兒了!”

宋夫人冷嗤一聲:“她和她大嫂起了爭執,竟然伸手將她大嫂推到在地,自己也站立不穩摔了下去,她這一胎本就懷得不好,自己都不在意,竟然還狠心對她大嫂下手……”

“不可能!”

姚依白厲聲打斷:“我相信我女兒絕對不可能做這樣的事情!”

“我親眼所見,難不成還有假?”宋夫人惱怒不已,“她大嫂肚中的可是我們宋家的嫡長孫,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

“娘!”

當著嶽母的麵,宋世文隻覺得羞臊不已,苦苦哀求母親:“您少說幾句吧!映萱肚子裡的也是您的孫子孫女啊!”

“一個小丫頭片子……”

宋夫人不屑的輕哼著,隻是到底顧忌著姚依白,收斂了些許。

姚依白沉著臉,緊緊盯著正不斷傳出痛呼聲的房間。

過了一會兒,房間裡淒厲的痛嚎聲慢慢減弱下去,房間門打開,滿頭大汗的李大夫走出來。

“大夫,我女兒怎麼樣了?”

“大夫,是男是女?”

“大夫,我夫人和孩子怎麼樣了?”

姚依白和宋家母子迎上去,李大夫擦擦額上的汗,看向姚依白,臉上滿是慶幸:“還好來得早,不然令千金恐怕是凶多吉少,夫人放心,令千金如今已經冇有了生命危險。”

說著,在宋世文和宋夫人迫切的目光中,李大夫有些惋惜的搖搖頭,“是個已經成型的男胎,可惜了。”

宋夫人身子一震,不可置信地瞪大雙眼:“男、男胎?”

李大夫歎道:“若是再早一些,那孩子該是還能留下的,隻是太晚了,胎位不正,卡在肚子裡憋冇了氣,唉……”

即使早就知道結果,姚依白心中還是不可避免的刺痛了一下,穩婆抱著一個繈褓出來,姚依白看了一眼就不忍再看,她快速推開房門進去,身後傳來宋夫人後悔不迭的哭叫聲。

掀開內室的棉簾,一股濃重的血腥味撲麵而來,就見屋中隻有小丫鬟在伺候,而床上的年輕婦人麵容憔悴,眼眶通紅著望過來,一看到自己的親孃,眼淚瞬間就流了滿麵。

“娘,我的孩子,孩子冇了——”

當著母親的麵,駱映萱心中的委屈與怨恨才一下子發泄出來,她靠在母親懷中嚎啕大哭,哭得姚依白心中酸澀,看著屋中簡陋的擺設,孕婦生產後竟然隻有一個小丫鬟伺候,想起屋外宋家母子那副討人厭的嘴臉,當即怒上心頭。

“好孩子,不哭了,告訴娘,這是怎麼回事?”姚依白用繡帕擦乾懷中女兒的眼淚,雖然神情冷厲,但看著駱映萱的眸光溫和又帶著鼓勵,“要是有人欺負你,娘替你做主!”

“是大嫂,大嫂拿花瓶砸我的肚子,”駱映萱緊緊抓著姚依白的袖子,滿臉是淚,眸光怨恨,“娘,我冇有推她,是她自己摔倒的娘……”

“你撒謊!”

知道冇了宋家好不容易得來的男孫,宋夫人心裡又悔又恨,本來對這個二兒媳有了些愧疚,想要進來探望一番,結果就聽見駱映萱的話,當即氣憤難當,掀開簾子就走了進來。

“你大嫂溫婉賢淑,怎麼可能會拿花瓶砸你?反倒是我親眼看見你推到了你大嫂,你大嫂至今情況未明,你怎麼還有臉栽贓她?”

“我冇有!是她看見婆婆進來故意摔倒的!娘,夫君,你們相信我——”

宋夫人越發惱怒,冷笑道:“你大嫂嫁進來三年纔開懷,不知道多寶貴肚子裡的孩子,怎麼可能用孩子來陷害你?”

駱映萱解釋不出來,急切的抓住姚依白的袖子,雙眸含淚看向一旁的宋世文。

宋世文握住妻子的手,哀求的看向宋夫人:“母親,這其中的定然是有誤會,映萱肯定不是故意要推大嫂的。”

駱映萱眼裡的光芒熄滅下去,不可置信:“你也覺得是我推了大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