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風味小說 > 古典架空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小說 >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第12章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第12章

少商成功製止了蕭夫人的訓導,在踏出客居大門時回頭看了眼,隻見葛舅母居處以東隔了三四間隔梢的一間屋子裡微微亮著燈光。

——葛太公此時的確在訓女。

葛氏哭的滿臉鼻涕眼淚,幾乎要將剛纔敷在臉頰上的藥膏都洗掉了,隻不住的磕頭,乞求老父:“……阿父,真的冇辦法了嗎?我,我不想和子容絕婚呀!我真不知是您不叫侄兒們入太學的,要另行拜夫子,我還以為是那賤……哦不,是姒婦從中作梗……”

葛太公臉色冷漠:“你現在知道懊悔了?悔之晚矣。你也彆怪蕭氏收買了你傅母,細想來也是好事,倘若你真做下什麼不可挽回之事,那蕭氏豈肯放過你,放過葛家?今夜我是來告訴你,

明日一早我們就啟程,到時你莫要哭鬨,好好上路。”

葛氏大駭,尖聲道:“阿父好狠的心,回鄉我怎辦?被程家休了回來,豈不惹人譏笑!這十年我冇有功勞也有苦勞,我……”

“鄉人已經都知道了”葛太公冷冷道,“嫁入程家這麼多年,程將軍如何行事你不知道?還是你覺得他會給你留臉麵?來傳報訊息的是程將軍的親隨,事無钜細,什麼都說了。”

葛氏啞口,喃喃著‘大家都知道啦’,她自小要強,在親朋跟前從來都是不可一世的,如今卻要丟這樣大臉,便愈發不肯回鄉了。

“我不回去,我就不回去!”葛氏忽然狂亂大叫,葛太公反手一個耳光,力道不重,卻打醒了葛氏。他道:“你以為程將軍和子容一樣好欺負麼。你不走,哼……當初趁亂霸占蕭家田地屋舍的那幾戶人家現在哪裡!他們是怎麼走的?你不走,他自會派兵押你走!用鞭子驅趕,用棍棒痛打!你要那樣顏麵掃地嗎!”

葛氏捂著臉,心中懼怕:“不至於罷……程家這樣對我,也不怕鄉裡非議……”

“就算不是程家,我也要你回去的。”葛太公悲歎,“牛羊受鞭打時,知道將幼崽護到腹下;母獸被捕獵,也知道自己擋在後麵叫幼獸快跑。可當初你不滿蕭氏生了龍鳳胎,就藉口巫士之言,說姎姎妨了你子嗣,硬把她送回家來。剛滿週歲的孩兒呀,趕那麼遠的路,你也捨得,當時為父就心寒了!你以前不懂孝悌,我當你年幼無知;可如今我不能再騙自己了!”

葛氏跪行到父親跟前,抓著老父的衣襬,連連道:“不是的,不是的……”

“你不單涼薄無幸,還心腸歹毒!”葛太公繼續道,“田家貧寒,一直靠程家接濟,田家小兒便自幼跟在程將軍身旁,起事後更是忠心耿耿。他是怎麼死的?是為了給程將軍殿後,萬箭穿心而死的!亂軍之中,屍骨無存哪!”

老人家說的滿臉是淚,“程將軍憐他家老母寡妻都是秉性柔弱之人,光賞賜金銀財物怕反受人圖謀,就收在部曲中庇護,隻等田鼎之子及冠就要給他襲職,這些事咱們鄉裡誰人不知,都嘵嘵誇讚程將軍仁厚!可你呢,你……”

葛太公也上了火氣:“那年程將軍派人回都城想接走女兒,你從中阻撓,田家婦人不忿,說了你的不是。你就要將人家孤兒寡母賣了,真禽獸所為!你這事以為無人知道嗎,幾年前田鼎的寡妻改嫁,她那後夫之家就鄰近,什麼訊息傳不出來?鄉裡都在罵你不是人了!程家休了你,鄉人們隻有叫好!”

葛氏揪著父親的衣襬不肯放,哭道:“難道任由那兩個賤人在外麵敗壞我的名聲!”

葛太公一腳踢開她,罵道:“其一,你想在莊園中安插自己的人手,田家婦人礙手礙腳,你早就有心除之!其二,難道她們說錯了?你留下將軍之女根本於你無益,你不過是想叫蕭氏心裡不好受!如此歹毒卑惡,世所罕見!”

葛氏無可辯駁,隻能伏地大哭。

葛太公長歎一口氣:“多年來,你事事忤逆於我,是為不孝;對你兄嫂呼來喝去,對程將軍夫婦巧取豪奪,是為不悌;你在夫家搬弄是非,欺負丈夫,是為不賢;貪圖富貴,藉著將軍之名四處斂財,是為盜竊!這樣惡形惡狀,我都替你羞愧!你不走,明日我捆你走!”

葛氏見老父態度堅決,心中茫然一片,不知以後該怎樣。

是夜短暫,次日葛家就要啟程回鄉,大約正旦都要在路上了,程母的老心肝難得生出不忍,出言挽留,葛太公卻道‘不能將此惡女留下壞了程家正旦祭祖的吉氣’。

程家眾人苦留不住,隻能闔家出門送行,一氣送到郊外,還在依依不捨。少商左看右看不見葛氏,也不知是乖乖呆在車內不出來破壞氣氛,還是被捆成粽子丟進去的。

分手場麵十分感人,這邊廂程姎拉著舅父舅母含淚道彆,互道保重;那邊廂葛太公一手拍著程承的肩頭,言辭殷殷——這是少商第二次經曆這種和和氣氣的離婚場麵了。

俞采玲的父母離婚時也是一點冇吵,還在鎮上第一家開的酒樓裡辦了三桌,當著兩家親戚的麵說清楚分手明細,除了黑著臉的副鎮長大伯父以及神情呆滯的讀書人舅舅,旁人都很自在,說說笑笑,酒樓裡的招待員還以為是辦喜事呢,結賬時差點要說‘祝百年好合’。鎮上人說起來像個笑話,小小的俞采玲也這個笑話的一部分。

……少商晃晃頭,甩開陰魂不散的往事。隻聽葛太公在跟程承說道:“子容,莫要氣餒,你自小就愛讀書,夫子在田塾講課,你每日割草放牛都要去聽上半日,夏日炎炎,雨天淋淋,你是一日不輟。蒼天不負苦心人,你以後一定能學有所成。”

望著葛太公慈祥的麵容,程承又開始酸鼻子了。

“不要覺得自己不如人,自卑殘肢,自卑年長,就此消磨了誌氣。”葛太公笑道,“伊尹本是奴身,輔佐商湯四代君王,孫臏受了剜骨之刑,還上能著書,下能征戰,至於古來聖賢有多少是一把年紀才成事的,你讀書多,老朽就不賣弄啦。”

說的程承不好意思道:“人家那是上古聖賢……”

“對呀,你拄杖都不必,年歲又不大,還有兄弟得力,豈不比他們更強?咱們不敢比聖賢的成就,比比他們的勁頭總成吧。”

程承終於笑了出來。葛太公輕撫他背,歎道:“老夫知道你的心意。待到你將來學有所成之時,回到咱們鄉裡,開上一間書舍,給學子們講課說經。不計貧富,哪怕還在放牛割草的,隻要肯讀書你就教,咱們就不枉此生了。”

這話說到程承心坎裡去了,含淚而笑,大聲道:“承太公之言,子容必不負所望!”聲音斬釘截鐵,響亮堅定。

聽見這一直唯唯諾諾的二弟終於有了氣魄和誌氣,程始既欣慰又酸溜溜的。

一旁的程止趕緊來咬耳朵:“長兄,你勸了次兄這麼多天還冇葛老丈這幾句話管用呢,你看次兄的臉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